您当前的位置 :首页 > 小说 > 正文
尸女新娘(陆冉)阅读
2021-10-11 16:02:56

《》小说主角是陆冉,这里提供尸女新娘陆冉小说,尸女新娘主要说的是。瘸子叹了口气,把他原本做包袱的布拿出来,把赵老太爷的尸骨一块一块的捡起来,放进去包好,先放到新的棺材里。

《尸女新娘》精选:

瘸子叹了口气,把他原本做包袱的布拿出来,把赵老太爷的尸骨一块一块的捡起来,放进去包好,先放到新的棺材里。

然后又对赵家老大说:拿着稻草人,快站过来,时间到了。

赵家老大忙着站到瘸子身边,双手恭敬的举着稻草人。

沿着个木头桥慢慢的走着,走一步就喊一声,太爷,跟我去新家。

喊道第三声的时候,我突然听到我身后有人应了声,哎

我心一凉,却不敢回头,上山之前瘸子特意跟我说过,无论听到什么都不能回头。

不过这声音好像是只有我能听见,其他的人都很平静的看着赵家老大,根本没听见这声音。

身上一凉,瞬间起了鸡皮疙瘩。

这时,赵家老大又喊了一声,太爷,跟我去新家。

这一声是在我面前想起的。

这一声应完,赵家老大举着稻草人的手竟然开始微微发抖,脸上也出了汗,脚下慢了一步。

照常走,手不能放下。瘸子严肃的说。

赵家老大咬着牙,继续喊着。

原本几步就能走过的距离,他竟然足足走了十分钟,等到他走到棺材旁的时候,已经累的满头大汗,把稻草人放到棺材里后,是被旁边的人扶着离开的。

瘸子拿出一张符纸贴在稻草人的身上,嘴里快速的念了几句话,然后在棺材前放好贡品,烧了一沓纸钱,这才合上棺材盖。

然后他自己拿起铁锹,开始往坑里的棺材上盖土,等到把棺材都盖上,他才让别人帮忙。

重新把土弄好,瘸子舒了口气。

抬着,送太爷去新家。他朗声说。

这次抬棺材的换了一批人,这些人我都认识,有两个是杀猪的,一个卖刀的,一个是村里的老鳏夫。

四个人抬起棺材,跟着瘸子往赵老爷子的新坟走。

我跟在队伍的后面,回头看着原来那墓地一眼,只见那墓碑上又开始往外渗水。

我被吓得腿一软,差点绊倒,忙着扭过头,不敢再看。

到了赵老太爷的新坟,抬棺材的四个人轻轻的把棺材放到坑里,这次埋土是由赵家的人来动手。

瘸子这才得了空,走过来小声问我:今天没看见什么吓人的吧?

没有。我回道,心里想着,王星不算是吓人的,他是我的好朋友。

他放心的点点头,等到赵家的埋完土,又上去指挥着众人重新把新的墓碑竖起来。

这一切都做完了,瘸子深吸一口气,丝毫不见放松,脸上表情更加严肃了。

女人、老人、五岁以下的小孩都回去吧。他说。

在场的女人们抱着孩子、扶着老人,都安静的离开了。

除了刚才太过棺材的,其他人都转过身去。他又说。

我刚转过身,就听瘸子说:丫头不用转身。

其他人看了我一眼,这时我突然有了一种优越感,我是特殊的。

我扬着头,面对着瘸子站好。

瘸子意味深长的看我一眼,说:待会无论听到什么,看到什么,都不要说话,不要回头,不要动。

说话的时候,他抓过赵家准备的公鸡,在它的腿上划了一刀,用鸡血在我们周围画了个圈,然后又小心的给公鸡包好腿上的伤口。

然后带来的东西里,拿出一个小瓶子,倒出里面的黑色粉末,倒在水里,让我们围观的人一个人喝一口。

我喝了一口,有一种烧糊味。

准备好这些,瘸子盘腿坐到地上,在面前摆了个香炉,点上香,把铜钱剑放到自己的腿上,左手拿着一张符纸,闭上眼嘴里快速的念着什么。

他一开始念,我就感觉他身边开始慢慢的升起黑气,黑气越来越浓,在他周围转圈。

也有几缕黑气想要往我们这边飘,只是到了瘸子画的圈那里,就再也前进不了了。

我紧张的看着,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,心里也担心瘸子,但是始终记得瘸子说的话,不能说话、不能动。

突然,瘸子拿起铜钱剑,向上一指,他手中的符纸慢慢的升起。

他身边的黑气越来越浓郁,好像是很多的人影在他身边撞击,像是要直接要撞入他的身体一样。

当符纸升到剑尖的时候,瘸子手一动,铜钱剑穿过符纸,而符纸在接触到铜钱剑的那一刻,也燃烧起来。

符纸烧尽,瘸子周围的黑气慢慢散了。

我看着瘸子的背影有些佝偻,他双手拄着地,喘了半天才站起来。

他小心的把铜钱剑收起来,刚刚站起来时脚步有些踉跄。

我想上前去扶他,他却摆摆手,让我别动。

缓了几分钟,他一瘸一拐的走到圆圈外,用土把那圈鸡血小心的盖上,这才说:可以了,立墓碑吧。

说完,扶着一边的树咳嗽个不听。

我心疼的去扶着他,眼里有泪珠在打转。

瘸子对我安慰的笑笑,问我:刚刚都看清了没有?

看清了。我说。

怕吗?他笑着问我。

我坚定的摇头,不怕,我知道他们不是你的对手。虽然这么说,但现在抓着瘸子的胳膊还是后怕。

他笑容很欣慰。

墓碑立好后,瘸子又走到墓碑前跪下,上了三炷香,说:赵家太爷,今天跟您换地方实属无奈,还请您不要见怪。

说完又烧了几沓纸钱,这才起来。

跟赵家的人说:连续三年,每月的初一十五都要上来祭拜,三年后每年忌日过来祭拜即可。

赵家的人连忙应了。

到了现在,这迁坟的工程也就是我完成了,人们也都开始陆续的下山。

瘸子牵着我的手,刚走了两步,我鬼使神差的回头看向赵老太爷的新坟,脑袋里嗡的一声,一片空白。

墓碑上,一个七八岁的男孩,穿着一身的黑衣服,嘴巴上猩红一片,嘴唇慢慢的动着,好像在嚼着什么东西。

看见我看过去,咧嘴一笑,把嘴里的东西直接吐到了我脚下,我仔细一看竟然是一块还泛着血丝的骨头。

这应该是动物头部的骨头,只是眼眶的那块,半只眼珠还留在眼眶里。

看着那半只黑黝黝的眼珠,我浑身一抽,晕了过去。


耒阳二手房 https://c21.com.cn/

相关新闻
鑫盛百姓网